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网易探索频道特约专家李虎军的博客

风讯台/Chinese Science Outpost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原《财经》记者,曾供职科学时报和南方周末,报道科学、技术、环境和健康等。欢迎批评指正和提供新闻线索:li.hujun @ gmail.com 也欢迎访问我的“科学公社” http://scipark.cn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解振华:置身气候外交最前沿  

2009-12-10 11:02:1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和东道国丹麦不一样,中国没有“气候变化部”。不过,解振华扮演的实际上就是气候变化部长的角色。

  作为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副主任,解振华负责气候变化事务。一直要到此次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峰会的最后两天,即12月17日-18日,各国领导人和政府首脑进行磋商时,温家宝总理才会赶来参加。

解振华:置身气候外交最前沿

  因此,在此之前,身为正部长级官员的解振华,就是中国政府代表团的最高领导者,或者说气候变化外交战场的“前线指挥官”。

  当地时间12月7日下午16时许,解振华快步走进中国代表团设在哥本哈根峰会会场的新闻发布室。这是《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》(下称《公约》)第15次缔约方会议暨《京都议定书》第5次缔约方会议开幕的第一天,一群中国记者早已在等候。

  “都是咱们的媒体吧?”

  他得到了肯定的答复。

  由于气候变化谈判和中国角色极受国际社会关注,解振华经常需要和中外媒体打交道。此次哥本哈根峰会期间,中国代表团专门组建了一个新闻小组,代 表团的多场记者会都将对外国记者开放。但代表团第一场记者会只对中国媒体开放,这大概也可以让解振华始终紧绷的神经稍许放松一下。

  他的日程排得满满的,“我稍微来晚了一点,刚才和欧盟的代表在磋商。”

  哥本哈根是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。解振华与欧盟代表进行的磋商,其实是一场面对面的交锋。

  哥本哈根峰会之前,中国政府首次提出碳强度减排目标——到2020年单位GDP碳排放量在2005年基础上减少40%-45%。东京大学国际政治专业一位博士生说,她的很多同学都认为中国在气候变化谈判中迈进了一大步,但也希望中国走得更远。

  “刚才欧盟主席国找我谈。欧盟提出中国应该做得更好。他们的理由是什么呢?他们算了一下,美国到2020年应该(在2005年基础上)减排 20%多,17%的减排量远远不够。但美国人跟他们提,如果要让我们美国人做得更多,中国必须在现在基础上做得更多”,解振华透露。

  对于谈判对手这类要求,解振华已经可以熟练应付。他会引经据典,重申《公约》和《京都议定书》中关于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负有“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”的原则;他还会用具体数字来说明,对方的要求是“不合理、不切实和不科学的”。

  “中国还处在工业化和城镇化的阶段,人均GDP三千多美金,还有一亿五千万人处在贫困线以下。美国的人均GDP四万多美金,已经完成工业化,而且温室气体排放还在增长。中国根据自己的国情,已经做了最大努力”,解振华强调。

  在气候变化谈判中,解振华及其同事坚守着很多原则,不愿退让。

  例如,中国和印度、南非等发展中国家提出2020年之前温室气体减缓行动的目标后,有人提出这种行动应该满足“三可”的要求,即可报告、可监 测、可核实,换句话说,要接受国际社会的核查。而谢振华多次强调,发展中国家自主采取的温室气体减缓行动不接受“三可”或变相“三可”的要求;只有发展中 国家得到发达国家和国际社会资金和技术支持后采取的行动,才接受“三可”,而且发达国家提供的支持本身也需要接受“三可”。

  当年担任原国家环保总局局长一职时,解振华经常需要应对各种突发的环境污染事件。2005年底的“松花江污染事件”之后,他被免除了局长职务。很多人至今还替他抱不平,认为这一事件其实并非解振华所应负责。

  如今,气候外交的战场上也经常会遇到一些突发情况。而60岁的解振华在环境战线摸爬滚打多年,已经积累丰富的“斗争”经验,会和同事们想出各种“计策”。

  自2007年12月巴厘岛行动计划通过以来,各国谈判代表花了整整两年时间,在《公约》和《京都议定书》框架下就最终可能形成的谈判文本唇枪舌战。

  但包括东道国丹麦在内,有的国家秘密起草了新的谈判文本,甚至准备在此次谈判期间突然抛出,而不管发展中国家的多项权益是否得到彰显。而关于中 国与印度、南非和巴西,即“基础四国”前些日子在北京秘密磋商一个谈判文本的消息,这两天也在部分国际环保组织人士和媒体记者之间流传。有人甚至担心,中 国牵头起草此谈判文本可能是另有所图。

  在记者提及多个谈判文本的情况后,解振华并不讳言这一话题。

  “在今天的会上,你们大家都看到了,发展中国家集团不希望、也反对在这个谈判过程中进行其他谈判。这一点中国政府是支持的。其他谈判应该说不能考虑。如果大家在进行谈判,你又拿出一个新的案文,实际上那个谈判等于没有作用。”

  他话锋一转:“‘基础四国’和(代表130多个发展中国家的)77国集团也拿出了一个案文。与其让别人提出一个东西——而且别人已经提出来了, 我们为什么不能提出一个相应的东西?我们还是坚持按原来的方案来谈判,但一旦(有人)提出新的东西,发展中国家也应该有一个备手。这也是我们‘基础四国’ 和发展中国家为哥本哈根会议要取得积极成果所做出的贡献。”

  这场记者会持续了大约半小时。由于紧接着要分别与东道国丹麦以及《公约》秘书处进行磋商,解振华匆匆离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568)| 评论(1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